新闻热线:02987294832
要让“港独”分子有所怕
发布时间:2016/8/15 15:37:14
来源:大公报
编辑:文治凤
点击:

“港独”分子和支持者终于露出他们非法、暴力的狐狸尾巴!在多个选区,选举主任依法宣布主张“港独”的参选人不获立法会选举提名资格后,一些人就用非法、暴力、失去理性的行动来作出反应。这样的情状,虽然是市民意料中事,但毕竟是违法行为。警方已经拘捕数名涉案人士,并表示会深入调查,不排除有进一步的拘捕行动。

新一届立法会选举提名期结束后,没有几天,已发生了多宗“港独”分子和支持者涉嫌违法和暴力的案件。例子一:有两人涉及寄刀片信给选举主任。刀片信一向是进行恐吓的低劣行为,当然是刑事罪行。例子二:有人在网上恐吓选举主任,威胁其安全。根据网址一查,涉嫌人士已被警方拘捕。例子三:有人在网上扬言,杀一警察即奖赏一万元。此人十足丧心病狂,无疑是危险人物。例子四:选管会召开记者会,说明相关的选举安排,有一批人因不满某“港独”分子被取消选举提名资格,除了在会场捣乱,迫使会议三次暂停,更有人冲到台上,抢咪,掷咪,完全是无法无天。例子五:有人在“港独”分子被拒立会选举门外之后,扬言要对相关选举主任“起底”,要在网上进行“人肉搜索”云云。

挑战法治胆子愈来愈大

上述种种言行,均与黑社会作风相同或近同,亦人人皆知是触犯刑事罪行的案例。这些人无视法律,挑战法治,堪称是贼胆包天,不惜以身试法。既然如此,为维护法治,执法部门就应该依法对之严惩,决不宽贷,绝不姑息,以免遗祸无穷。

十多年来,无论在行政、立法、司法方面,香港广大市民所见,对一些人的激进言论和行为,都可说是相当宽容,惩处也轻到令人难以置信,结果是缺少阻吓作用,令一些人甚或暴力分子感到“没有怕”。香港之泛政治化,不断出现乱局,相信这种“宽容”也是助长因素之一。因为,对部分违法暴力案件,从年轻人“前途”和“宽大为怀”的角度出发考量,或最终不予起诉,或仅仅判若干罚款,或只判几十小时社会服务令。如此这般,在一些人而言,根本上是“无所畏惧”,谈不上有什么“阻吓作用”。其后果就是,这些人挑战法治的胆子愈来愈大,激进以至暴力的行为愈来愈升级。从社会角度看,也就是乱象或乱局愈来愈严重。换言之,对香港的治安、稳定繁荣,破坏的程度也愈来愈大。

举一个典型例子:大年初一深夜的“旺角暴乱”,就电视画面所见,有警察已经被推倒在地,竟然还有几名暴徒对他拳打脚踢,甚至用砖头攻击。相信许多市民看到这样的镜头,必定怒火中烧,指责暴徒丧失人性,严重违反法例。袭警,甚至要杀警,在全世界都是重罪、大罪。假如此事发生在号称世界最民主自由的美国,笔者敢说,警察(受袭者本人或其同袍)必定採取严厉措施。一方面是活该——谁叫你袭警?另一方面,警察也是为了自卫。

当然,涉及人命,包括警察受袭致死或合法杀人,总是大事,总有麻烦。所以,那天的前线警员以“百忍”精神咬紧牙关不开枪,实在是殊为难得,应该大力予以赞扬。

由以上事例不难推论:一定要让“港独”分子和支持者在法律面前“有所怕”。其实,正常人或一般人,对法律以至人性、道德或最普通的社会行事准则,都会尊重,都会“有所怕”。这里可以举一个小小的例子:在一些先进和民风甚佳的城市或地区,巴士上的关爱座,即使空着,倘非老人、伤残、孕妇、怀抱幼儿者,不会有人去坐,也可以说是健康的青年人、中年人都不敢去坐。对此,可形容道德高尚,也可看成是怕别人批评指责。总之是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是“有所怕”或“没有怕”,关爱座就是一个小测验。

严惩“港独”以收阻吓之效

再说“港独”。必须要让“港独”分子和支持者“有所怕”。现时,有些人以“言论自由”为名大肆宣传“港独”,甚至有人以此为挡箭牌,大搞“港独”活动。如果以理和以法直说,“言论自由”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香港有高度言论自由,但也不能不受法律限制。举例说,任何人都不能说“我要杀死某某人”,此种言论是违法的。不说杀人,即使说“某人偷嘢”或“某人与某人搞婚外情”,若无证据,也分分钟因毁谤而吃官司。

总而言之,宣传和主张“港独”以至进一步搞“港独”活动,都是违法言行。这类言行,均不符法治精神和言论自由的要义。基本法第一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基本法序言也列明“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任何人,只要是想要香港好,都必须明白上述规定,不得含糊。特区政府包括执法和司法部门,有责任维护基本法,有责任以实际的案例让“港独”分子和支持者“有所怕”。

当前,“港独”言论和“港独”活动甚嚣尘上,不时造成各式各样的乱局,破坏香港的稳定繁荣。正所谓“乱世用重典”,现时理应严厉执法,重判违法暴力的“港独”分子和支持者,以收阻吓之效。审时度势,必须要让他们“有所怕”。这是创造并确保香港太平盛世的不二法门。

(作者李幼岐 为资深评论员)

相关
视频
    没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