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987294832
拒绝“港独”确保依法选举
发布时间:2016/8/16 15:16:19
来源:大公报
编辑:文治凤
点击:

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正紧锣密鼓。早前,选举主任取消了六名提倡“港独”参选人的提名资格,做法是正确的,效果正面。现在,立法会选举的议题相当广泛,但是主要反对派政党如民主党、公民党、社民连、工党都不谈“港独”问题,只是质疑选举主任的做法不公平。极少数惯常哗众取宠者,也只能闪闪缩缩地谈“民族自决”,不敢像过往那样大声说支持“港独”了。如果不是选举主任取消了“港独”参选人的参选资格,立法会选举的辩论一定会是激进“港独”人士牵着其馀反对派的鼻子走。人人被迫表态是否支持“港独”。若“港独”成了立法会竞选期间的最主要命题,这场立法会选举就会成为国际大新闻,反对中国的西方传媒就会大做新闻,把这场立法会选举形容为“港独”的公投大会。

避免选举成“港独”公投

如果立法会选举真的变成了“港独”公投大会,香港就有难了。投资者会重新考虑投资取向。投资者明白,中国中央政府、十三亿中国人是不可能让香港独立的,如果“港独”命题成了立法会选举的主要命题,肯定会影响投资者对香港前景的信心。

人人支持言论自由。但是如果发表言论的是有政治权力的人,影响就很大,很可能带来的就是悲剧。如果政治人物、有政治权力的人物,其言论会带来悲剧,而且是整个社会的悲剧,他们的政治权力是应该受到约束的。

开始的时候,香港的反对派算是抱团的。曾经有一次,整个反对派以一张名单参加立法会选举,他们通过内部的民意调查为那张参选名单排秩序。后来,有人研究了立法会选举的战略,发现分开名单参选,当选的议席会比较多,于是同一个政党可以分别出两张、三张名单,不同政党更加不可能在同一张名单参选。因此,这次立法会选举,新界两个选区有20张以上的名单,他们计算过,只要取得5%的选票就有机会当选。于是人人努力地争取5%选票就够了。但是,5%的选票也不是容易取得的,候选人这么多,同阵营的反对派的候选人名单更多,大家在抢同一批反对派选民的选票。经过了许多年及许多次的选举洗礼之后,反对派越走越极端,理由是最极端的反对派自封为站在道德层面的最高峰,然后指责温和反对派为妥协派、投降派,摘除温和反对派的道德光环。于是,原本不极端的反对派被迫走向极端,公民党是最佳例子。今日的公民党与创党时分别很大,所以公民党的创党领袖之一汤家骅退出了。民主党则依然徘徊在应不应该更激进的十字路口。社民连与人民力量更糟糕,突然杀出“港独”这一批比自己更激进的人物,不知是否该附和“港独”,以免失去激进选民的支持。

所有的反对派领导人都以为香港年轻一代是激进的,他们看到“佔中”的年轻人,看到大学里学生会那群大学生的激进行动。激进选民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特点是他们一定会出来投票,激进选民的票是铁票。因此,所有的反对派都为了激进选民而不知不觉地走向激进道路。

“港独”行动自然是激进行动中最危险的,如果“港独”行动不在这场立法会的选举中被叫停,这场立法会选举肯定会变成“港独”命题的大辩论。激进的“港独”候选人也一定会迫使不激进的反对派不得不表态支持,至少支持他们高喊“港独”的自由。如此一来,香港立法会选举就一定会变成“反中”传媒用来宣传的机会,他们会放大港人要求“独立”的声音,以“独立”来表达“反中”。放大、夸大港人争取“独立”的不单单是部分香港的传媒,还包括与中国为敌的西方传媒。正在执行围堵中国政策的西方传媒,会把今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放大成一个香港人争取“独立”运动的公投。

对“温和泛民”是好事

现在,公开提倡“港独”的参选人拒之于立法会选举的大门外,其他反对派表面上会表示不满,会批评特区政府干预选举,会批评特区政府高层干预公务员,逼公务员如此做……但是,他们内心是高兴的,因为这批激进的“港独”分子一旦能够参选,必然会抢掉选票。他们中最高兴的是社民连、人民力量,这两个政党在数年前冒起,走激进路线,只是搞了许多年激进行动的政治人物也垂垂老矣,怎么也比不上这批高叫“港独”的年轻人激进。社民连与人民力量一旦失去激进的光环,就失去激进选民的选票,成了夹心层,两边不讨好。

民主党与公民党也是内心高兴的,至少他们不必被迫表态是否支持“港独”,被迫走到更激进的方向。温和反对派走向激进肯定会失去温和、中间选民的选票。这些选民在过去支持温和反对派,当温和反对派走向激进,他们很可能会放弃投票,甚至投废票、空白票,以示不满。现在,“港独”分子被拒于立法会选举的门外,对较温和的反对派、较激进的反对派而言,都是好事,可以让他们坚持自己过去长年的立场,不必被更激进的“港独”候选人绑上同一架战车而下不来。

以选举战略论选举,这一次“港独”分子被拒于立法会选举门外,对建制派候选人倒真是没有任何好处。因此,选举主任的行动不是为了帮助建制派候选人,而是认真执行基本法的要求,即立法会议员必须拥护基本法,承认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要求。

(曾渊沧 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
视频
    没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