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987294832
追思堂前八千吊唁者 华阴老枪最后唱别“农村人”
发布时间:2016/5/6 16:11:15
来源:大公报
编辑:文治凤
点击:

华阴老腔用他们特有的形式表达对陈老师的哀思

【大公报讯】记者朱鹮西安报道:西安市建国路83号院内,从4月30日起,连日来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人潮不断。这里是陕西省作家协会的办公地点,陈忠实先生的追思堂就设在院内的高桂滋公馆。4日上午是追思堂最后的开放日,院子里传出悲戚的唱腔,人们纷纷传递着信息:“华阴老腔来吊唁陈老了!”

华阴老腔艺人张喜民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男人笑女人哭都在炕上。男人下了原,女人做了饭。男人下了原,女人做了饭,男人下了种,女人生了产。娃娃一片片都在原上转,娃娃一片片都在原上转。”这是陈忠实为话剧《白鹿原》中的华阴老腔谱写的一段歌词。歌词里寄托了他深沉的人生感慨。

板胡艺术家现场吊唁

话剧《白鹿原》中,老腔作为点睛之笔一炮而红,进入了大众的视野,此后,老腔艺人们上春晚,出国演出,老腔艺术也从濒危的地方剧种一下火热起来。

老腔艺人张喜民率领华阴老腔原班人马,来用他们特有的形式表达对陈老师的哀思。张喜民对大公报记者说:“没有陈老师的支持和引荐,就没有和话剧白鹿原在一起的机会,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他抹着眼角的泪水,向记者描述起陈忠实在他心里的形象,“他就不像一个作家,不像一个领导,就是像一个农村人,没有架子,他和农村人一样,和我们特别地亲热,好多老乡和我的感觉都一样。刚才就唱不下去,因为感情深。信息里说陈老师去世了,就好像晴天打雷一样,那么好的一个人走了,我们心酸啊。我们农村许多人都说,陈忠实是大作家、是和气的大作家,他身上有着我们农村人的土质土味土话。”

秦腔艺人唱起秦腔《白鹿原》片段

4日上午,除了华阴老腔,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秦腔团、易俗社、陕西板胡协会都在追思堂前以自己的方式做了悼念演出。演出没有主持人、没有特意的编排。在场的老人们高喊着:“老陈,你听到了吗。你喜欢的秦腔也为你送行来了,你一路走好!”年轻人纷纷默念着:“陈老师,我们喜欢你的《白鹿原》,我们来送您……”

来自珠海的老人念着自己写的悼词

据悉,社会各界代表、文学爱好者、普通读者自发到陕西省作协追思堂吊唁陈忠实先生已有8000余人,寄托对这位人民作家的深深哀思。

著名作家贾平凹特意撰文怀念陈忠实:“正如有哲人说过,在这个宇宙里,生命是不息的,当每一个人的一世进入其中,他就活在了整体,活在了无限,而不仅仅是一个家庭,一份工作,一份情感里。当任何一个人的去世,如果说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失去,是我们的一部分失去,但那仅仅是带走了一部分病毒、疼痛和恐惧,生命依然不息。更何况陈忠实有他的《白鹿原》。他依然在世间。”

相关
视频
    没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