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962273200
聚焦前路寻共识 港需产业发展蓝图
发布时间:2016/4/5 9:44:28
来源:大公报
编辑:文治凤
点击:

分析指,香港无需发展规划、任由市场摸索的旧有发展模式在过往可谓相当成功。但时至今日,全球和地区发展格局已大大不同\法新社

“若没有人规划未来,社会怎会有更好的前景?”(“How can the future get?better if no one plans for it? ”)\──Peter Thiel, Zero to One\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 洪雯博士

香港年轻人为何找不到发展方向?

香港社会近年严重撕裂已是不争的事实。不仅不同阵营之间矛盾重重,代际之间亦出现鸿沟,年轻人成为诸多矛盾的焦点。香港年轻人怎么了?──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我的案头,有前段时间的一本畅销书,Zero to One(中译《从零到一》),作者是PayPal(电子商务第三方支付手段)之父Peter Thiel。吸引我的,并非本书的核心内容,即作者对科技创新及初创企业的看法,而是书中对美国金融业过度发展、实体经济不振、整体竞争力下滑的原因剖析。

书中指出,今天的美国,最优秀人才只想进投资银行或做律师,不太去创造新的东西;企业也不愿将资源投入长远可能增加竞争力、但短期可能没有回报的创新性活动;而政府的职能也只是资源的再分配和维护公平,很少集中资源去创造未来、开拓新天地。人们追求“大量的社会公平,但不关心社会的发展动力”(“A lot fairness but little dynamics”)。

这些问题,不正正是今天香港的写照吗?恐怕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吧!香港同样过度金融化,金融、地产是经济的核心;在“财富推动型”经济增长模式下,财富创造价值的速度,远远快过劳动和创新创造价值的速度,极大地放大了社会阶层之间的差距。社会缺乏创新动力,企业和个人专注财富的增长,较少关注整体经济的竞争力和长远发展潜力;年轻人找不到发展方向,只能聚焦于资源的再分配和他们心目中的公平正义,关注“a lot fairness but little dynamics”。

对于美国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作者认为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不再对经济发展提出有实质内涵的规划(“There's no?concrete?plans for the future”)。他认为,一个社会对未来发展没有规划,资源只会涌入金融业,因为那是唯一看得清楚回报的行业;优秀人才亦只关注金融业和少数几个行业,因其他行业包括科技创新等根本看不见摸不?;没有方向,社会看不见前路,只追求再分配的公平,不再追求创新。

我认为,这一看法,也点中了今天香港种种经济问题的其中一个要害。香港至今从未制定过中长期产业发展规划,面对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香港没有一张具远见的产业发展蓝图,指明未来经济发展的愿景,更没有明确的达至愿景的路线图,协助统筹资源、指引全社会共同前进。社会和个人都在被动地应对国际格局及自身发展情况的急剧变迁,而非主动地塑造未来,明天走到哪里算哪里,人人心生迷茫;年轻人看不清前景,自然对未来产生无力感,甚至产生怨怼和对抗心理;香港社会亦难以聚焦,纷争不断。

香港是否需要产业发展规划?

纵观其发展歷史,香港从来没有制定过真正意义上产业发展蓝图和产业政策。从贸易转口港,到轻工业生产基地,再到今天亚太区贸易、航运和金融枢纽,香港一步步走来,从来不是政府规划的结果,而是在全球和地区的大背景下,由市场自发推动和演变而成。作为全球自由经济的典范,香港无疑当之无愧。

但是,这是否说明我们未来也不需要产业发展规划?

审视歷史,香港在短时间内成功完成数次转型,这当中有必然的因素,也就是我们反覆提到的香港的各种优势,包括优越的地理区位、自由港的地位、灵活开放的市场体系、与国际接轨的法制体系、东西文化的交汇、高度灵活和善于“执生”的企业家等等。然而,无可否认,香港走到今天,也有歷史的偶然,其中最重要是建国头三十年的闭关锁国和内部斗争使香港成为中国对外的唯一视窗,而改革开放前期香港也理所当然成为国家“引进来”的最主要桥樑。也就是说,香港的过往辉煌,是必然,也是偶然。

完全依赖自由市场来摸索前路已经行不通

香港无需发展规划、任由市场摸索的旧有发展模式在过往可谓相当成功。但时至今日,全球和地区发展格局已大大不同。数十年的全球化及内地三十多年对外开放,周边及内地诸多城市已在不同层面和程度上建立起了自己的国际网络;香港过往创造辉煌的某些歷史偶然因素,尤其是内地依赖香港这一单一视窗来与外界沟通的歷史,已经消失,不可再复製。同时,几乎周边每个经济体、每个城市都在努力找寻自己的发展前路,用清晰的产业发展规划来协助集中社会资源,用共同的愿景来推动社会向既定方向前进。今天的香港,面对的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竞争格局和日益加剧的激烈竞争。就在今年,与我们一河之隔的邻居深圳,其GDP总量将毫无悬念地超越香港(虽然在人均GDP方面尚与香港有一定距离)─这个三十多年前尚是一片荒地、仰仗香港的产业辐射得以发展的特区,今天已成为内地的硅谷,成为区域内的新经济先锋。

可以说,在今天的区域竞争格局下,香港若还期望延续过去的思维模式和发展路径,无需产业发展规划,让市场自发地、毫无方向地在日益严酷的区域竞争中摸索前路,为香港再造辉煌,已经行不通。

更何况,今天香港经济面对的很多问题,包括服务业高度单一化、製造业严重空心化等,很大程度上正正是过往缺乏有远见的产业规划而留下的隐患。完全依赖市场和个体的摸索,根本难以自发地解决香港面对的结构性问题。

香港改良经济结构,需要一份产业发展蓝图的指引

所幸的是,香港过往赖以成功的多种竞争力至今仍在;今天的种种深层次矛盾,并非无法扭转。

在前文提到的Zero to One一书中,Peter Thiel为美国开出的药方,就是规划未来。他认为,若没有人为未来做出规划,社会怎会有更好的前景?社会必须充分认识经济的前进模式,并主动去塑造未来的经济前景。

我认为,这个药方,同样适用于今天的香港。我在专栏上篇中指出,香港须改良经济结构;事实上,香港制定中长期产业发展规划的过程,就是香港寻找经济结构改良方向的过程─我们需要找出未来经济结构多元化、实体化的具体目标,包括到2020、2030年香港到底可以在全球经济中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可以发展哪些产业、每种产业对总体经济及总体就业的贡献可能达到怎样的比例,以及通过怎样的途径去实现这些目标。

香港的未来,不应该是碰运气的六合彩。要掌控未来,需要对前景做出规划。这份发展规划,并非限制企业的日常经营,而是提供中长期的发展指引,犹如软性的基础设施,发挥汇聚和引流的作用,让每个企业可以看见香港正走向何方,自己的企业可以在哪些领域投资未来;这份蓝图,以推动产业的多元化、实体化为根本,力求为年轻人提供更为多样化的发展选择,让每个个体大体看清未来有哪些路线可以选择,让十优状元不必因为看不清前景而放弃科学兴趣去学医,也让有艺术天分但没能升读大学的孩子,可以大胆追求爱好和梦想。

香港社会弥合,也许可以从制定一份产业发展蓝图开始

而更为重要的,是蓝图制定的过程。在香港社会严重撕裂的今天,制定这样一份与每个个体切身发展息息相关的产业发展蓝图,可以成为香港政策制定者与整个社会互动和交流的契机,应让各个持份者以多样化的方式参与其中,让每个家长有机会说出对孩子前景的谋划,让年轻人得以表达自己的职业梦想,让社会各界抛开政治分歧,重新聚焦前路、寻找共识,为香港自身找到出路。也许,这个过程可以成为一块踏脚石,让撕裂的香港社会踏上弥合之路。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